新零售促花旗退出台灣,零售店鋪帶進企金業務的傳統模式失去光環

新零售促使退出台灣,花旗消金零售店鋪帶進企金業務的傳統模式失去光環

花旗銀行是台灣最早期規模化的外商銀行,多年來也都有持續深耕在地市場,客服中心也有很好的口碑。過去花旗銀行創造出很多成功的行銷話題,例如網路上還是有很多關於花旗信用卡的討論,尤其是更多人第一張信用卡都是為了餐廳和威秀看電影優惠的花旗饗樂卡。最近花旗銀行宣布關閉13個國家的消費金融業務,包括台灣,消息一出震驚各界。我們這次就從花旗零售店鋪的討論來解析銀行的布局與店面選擇策略。

花旗銀行門市數量與分布

雖然說零售店鋪活躍指數團隊一般而言都還是會分析人口與佈點的關聯性,但由於銀行行業特性緣故,並不會開出有如美廉社或藥妝店一般的那麼多家店。

(延伸閱讀: 震撼!花旗銀行將出售台灣在內13國消金業務,286萬張卡友、44分行何去何從?)

以花旗銀行來說,在台灣共有44家分行門市,在大台北地區則有22家正在營業中,由於限於金融業據點開設的成本與法規限制,大致上是採取主要商業區插旗式布點,一個行政區最多也就是1-2家分行,並不可能如同便利商店般的按照人口成長或商業活躍而迅速決定開設多家據點。

花旗大台北分布
花旗大台北分布

目前花旗銀行分布最多的行政區是台北市松山區,共有3家分行;其次是大同區、中山區、中正區,都各有2家,剩下則是散見其他主要行政區如三重、土城、永和、板橋等。

開業與歇業店鋪型態分析

這次花旗撤離台灣的新聞中,有明確說是要將消金業務(即個人存款、貸款、信用卡等)撤離。按花旗銀行的財報來說,確實消金業務的營收比不上企金,但說到底畢竟經營公司的還是人,所以消金的門市對於銀行來說仍是非常重要的通路門面,銀行可以藉由提供消費金融的零碎服務得知真正的商業脈動與公司需求,進而能夠擴大服務範圍。

從花旗的分行開設實際取向則可以很明確佐證這個觀點。

我們團隊依照資料庫數據搭配實地調查觀察發現,花旗銀行在大台北地區的22家分行中,有14家位於商辦大樓一樓,佔整體比例64%,位於住宅大樓則只有8家,與之前提過的美廉社幾乎完全相反。

(延伸閱讀: 美廉社展店規模大,但巷弄社區展店策略是否不可複製?)

另外即使是住宅大樓開設,也不會距離主要商業區太遠,例如臺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二段185號的大安分行雖然是開設在住宅大樓一樓,但這個位置的對面就是遠企大樓,往外的敦化南路、信義安和也分布著台北市主要的商業大樓。由此可見,花旗銀行在布點的選擇並非純粹的零售過路客取向,反而是必須有強烈的商業考量,並且藉由分行做為服務企業金融的其中一個破口。

然而再回頭深入分析花旗將消金撤離的新聞,是否意味著分行的通路功能也逐漸消退呢?我們或可以從過往撤離的分行中看到一點端倪。

在花旗銀行大台北布局中,在我們資料庫紀錄中曾經有關閉有6家分行,套用到住商的分析當中,可以發現6家前花旗分行中,有4家事位於住宅區,只有兩家位在商辦大樓,可見純粹的面對零售消費者通路是無法對銀行帶來效益的。不過這並不代表其他零售店鋪業者無法在這類的店址成功經營。從6家關閉的前花旗分行的承接分析,至少中和區建一路由瓦城旗下餐廳承接、樹林區中山路由全國電子承接,中間空租的時間都不長,可見金融業的零售特性與一般零售產業取向確實相當不同。

目前關於花旗的承接狀況市場普遍認為是由星展接手,星展銀行過去已經承接澳盛銀行,若再承接花旗則會躍升為台灣的外銀第一把交椅,後續是否對於原花旗分行布局再有調整,我們團隊會持續密切觀察。